【焕蓝】网站的准备——前期


从初三开始,我就想做一个关于开发的网站。

尝试与失败

最初,我在SAE上搭建网站,叫Happyson Laboratory。但迟迟没有成功。

后来,我又先后把网站名称改成HpsLt、HLTeam、HLT,全称最先改成Happyson Lab Team,后来改成Happy Lab Team。与此同时,我设计好了Logo。

初中毕业后,我找到了一个免费的主机kilu.de,然后在上面搭建网站,但不久我发现这个主机特别不稳定,然后就放弃了。

当天,有人给我推荐免费的YouHosting。于是我用它搭建了网站,然后宣告开张。当时,有6个人在我的网站上注册了,访问量一度达到了20多。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,当天下午,我为了解决网站中的一个bug,把整个网站弄砸了,后来也没能恢复。

不解与阻拦

高一下学期,我开始着手恢复HLT。我当时计划好了其详细的设置,比如网站体例、运营方式。有一次上自习课时学校停电,黑暗中我给我旁边的几个人说了计划中的一部分。当时,我想自己买服务器,在家里搭建网站(实际上,这是很愚蠢的想法,所以,我马上又改变成使用虚拟主机,但绝对不再用那些易崩溃的免费主机了)。

放假前,我给我妈说了这个计划,她当时欣然同意给予资金支持(主要是支付宝上的支持,因为我当时没有银行卡)。但是,当我在放假后将各个主机的价目表和性能参数写下来给她看的时候,她马上就说:“我从来没有同意过你的这个计划!”我当时心凉了半截。

然后,她又以当时的“秦火火”被抓的事件为由,说我做网站太危险了(这是啥逻辑?!我又不传播虚假消息)。我爷爷也这么说。无论我怎么反驳,他们就是不同意。

万般无奈之下,我想了一个主意:申请自己的银行卡,绑定支付宝。这样,我妈就管不着了!但是,我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:让我妈帮忙。结果,在写申请表时,写到“手机号码”栏时,我掏出自己的电话卡(学校送的),准备写上面的号码,然后被我妈阻止了,写上了她的手机号。

当天下午,我绑定支付宝时,才发现需要使用当时申请银行卡时填的手机号码!然后,我又尝试使用银联快捷支付,手贱,写下手机号码后不由自主地点了“发送验证码”,然后意识到这是在向我妈手机上发!我当时就崩溃了,早知如此,我应该自己去申请银行卡的!结果可想而知,我不但没能弄成网站,还被我妈臭骂了一顿。

到了高二下学期,在一次家长会前,老班让我们给我们家长写一封信。我在那封信里提了两个要求:给家里装网络(我妈没有远见,在高一时给家里断网了。从此,我只能通过班里的电脑上网的,由此浪费了大量的课余时间,导致今年高考只超了一本线32分,然后我家人又怪我平时在班里玩电脑导致成绩不好,但他们为什么不想想这是他们造成的?!)、协助我建网站。

我在那封信里说,这些是我自主招生的筹码,是我将来能否上一所好大学的关键。家长会后,我妈找老班说了这件事,老班说,让我把字写好,如果他给我妈说我的字有很大的进步,那么我妈就应该答应我的要求。回到家后,为了防止她食言,我还让我妈复述了一遍,并录音下来。从此,我努力练字,好不容易才把字练好。

放假后,当我看到成绩单上的“教师评语”中有“字写得越来越好了,加油!”时,我想:现在我妈该同意了吧!

回到家后,我把那句话给我妈看,她说:“你们不是换班主任(以前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,新的班主任是化学老师)了吗?他咋知道?”

旁边的爷爷说:“换班主任时,旧的班主任肯定要给新的说明情况啊!”我松了一口气。

可没想到我妈说:“我得给你们语文老师打电话,问问。”

我拿出当时的录音,放了出来。结果我妈说:“我说的‘并且得到老班的答复’是‘得到老班的口头答复’!”——证据也没用,她只会食言,说话从来没算数过。如果跟她讲道理,只能在法院——但法院并不审理这种“鸡毛蒜皮”的事,而且又要花一笔钱。

显然她没问——即使问了,她也会食言的,主动权在她身上。我还是没能建成自己的网站。

购买与准备

到了高三,要报自主招生时,我把以前的网页文件上传到SAE,草草地建立了HLT的预览版,截图,就算“有自己的网站”了。(令人有一丝欣慰的是,申请了三所大学,有两所初审通过了。但最终我选择了中国传媒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,结果没通过,鬼才知道为什么,我当时可是信心满满的。)

参加完自主招生考试,回到三门峡后,我就开始建网站。当时,我有了自己的手机,也绑定好了支付宝,然后就买了阿里云上的主机和域名,都买了一年的,大概一共三百多。

这里我想说的是,我原先想注册hlteam.org,可是至迟在今年四月,这个域名已经被注册了,但去年还没被注册——都怪我妈!

家长是阻碍发展的不竭动力。

怎么办呢?我只好放弃了Happy Lab Team,变成了Happy Lab Works——HL Works。域名也就变成了hlworks.org,这个没被注册,于是我就注册了。后来在备案时要求写中文名称,我绞尽脑汁,想出了“焕蓝”。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由于未备案的网站在微信上的分享次数有限制,所以我走上了备案的不归路。与此同时,我在加紧网站的上传工作。


文章作者: 丁俊尧
版权声明: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別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NC-SA 4.0 许可协议。转载请注明来源 丁俊尧 !
  目录